马东晓:IPAD、QQ和乔丹——品牌背后的故事

作者:魏兴       发布于:2014-11-28 15:29:29       浏览次数:

2014年11月13日下午,应韦之教授邀请,全国著名律师马东晓先生做客我院第101期“卓越法律人讲堂”,在东六楼模拟法庭为大家带来了一场题为“IPAD、QQ和乔丹——品牌背后的故事”的商标法专题讲座。马律师现任中国知识产权法学研究会理事、中国知识产权研究会理事、中国科技法学会理事、国家律师学院兼职教授,北京市光华设计发展基金会理事、国际设计联合会常务理事。作为北京市中伦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国家知识产权战略专家库专家,马东晓律师对知识产权领域内的案件纠纷有着丰富经验和独到视角。他曾获得“北京市十佳知识产权律师”,“十佳知识产权案例奖”,“中国律师知识产权业务创新论坛特别贡献奖”等专业荣誉。此次讲座由我院博士研究生童旭主持,我院科技法与知识产权教研室滕锐作为教师代表出席了讲座。台下座无虚席,前来倾听的学生中不乏来自法学院,还有管理学院的同学。

讲座伊始,马东晓律师表示很高兴能和华中大学子进行近距离交流。他结合当前知识产权法的发展情况,以及自己在实务领域的发展状况,讲述了自己对于对当前中国知识产权发展的整体概况的认识:知识产权部对于传统的律师事务所,在法律服务、创收比例、客户来源等方面所占的比重相比其他部门一般都偏小。但从中国知识产权近十年的发展势头来看,知识产权法方面发展迅猛,日新月异,尤其最近,北京于11月6日成立知识产权法院,广州、上海也正在相继建立试行的过程当中。这表明知识产权对公民的影响正在日益深化,深化的过程当中就会有纠纷,需要成立独立的知识产权法院专门受理知识产权类的案件。

马律师从工科机械专业的背景出身,到北大求学深造与法律结下不解之缘,到海尔集团的法务代理,再到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在知识产权诉讼方面拥有丰富的经验,尤其是商标纠纷案例。结合自身的人生历程,此次演讲马律师与大家分享了众多的商标纠纷案的案例,并在故事背后嵌入专业问题,以达到实务与理论的深度结合。

首先,马东晓律师分享了他所代理的案件中最著名的三个商标纠纷案,并以此为契机着重为大家解读了于今年5月1日颁布的新《商标法》中的第57条和第32条,分别对应旧《商标法》中的第52条和第31条,作出了适当修改。前者主要在诉讼案当中用于商标侵权判定,并被法官经常使用,后者更多是用于商标确权,对注册原则的阐释,即“申请商标注册不得损害他人现有的在先权利,也不得以不正当手段抢先注册他人已经使用并有一定影响的商标。”他谈到,近几年来由于商标注册证的申请年限较长,审查期限长达2——3年,对于企业产品生产、经营、推出、销售带来重大损失,由此社会呼声普遍提高,新《商标法》将伸长年限缩短至9个月,新法实施之前商标评审委员会对积压的待审查商标裁掉14万件,不服上诉的比例为20%左右,积压的客观原因为近5年内的商标申请量暴增多达百万件,主观上可能商标局内部存在管理问题,所以知识产权法院的成立是及其必要的。商标委员会用于审查往往依据的法律是旧《商标法》的第15条、第28条、第31条、第41条,其中最频繁应用的是第28条和第31条,对于该两条不服上诉的诉讼案,商标委员会由于判决结果清晰明了一般不采取应诉。

随后,马东晓律师深度解析了亲身经办的若干典型案件。他将“唯冠科技与美国苹果公司‘iPad’商标纠纷案”、“奇瑞汽车公司与腾讯科技公司‘QQ’商标纠纷案”、“MichaelJordan诉乔丹体育股份有限公司‘乔丹’姓名权侵权案”等具有重大影响力的案件具体生动地再现给现场同学。“iPad”商标纠纷案中由于咨询公司炒作让此案人尽皆知,其争议的焦点在于中国大陆市场上的iPad商标在唯冠科技(深圳)有限公司的名下,和与苹果通过协议办理商标转让的台湾唯冠电子公司相互独立,最终由于工商局的介入,在各地要求苹果经销商对其产品下架处理,最终苹果一方提出和解。

类似的商标纠纷案,马东晓律师还列举了2004年张小泉剪刀案、2007年云南省红河啤酒案以及2009年赫赫有名的法国与新加坡关于鳄鱼品牌的纠纷案,意在指出最高法院按照旧《商标法》第52条第1项所提到的:未经商标注册人的许可,在同一种商品或者类似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相同或者近似的商标,属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虽然在新《商标法》中才增加了关于混淆原则的规定:“未经商标注册人的许可,在同一种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近似的商标,或者在类似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相同或者近似的商标,容易导致混淆的”但是,在长期的法官判案经验当中,混淆原则的使用是一个重要的判案标准,只是在今年修订的新《商标法》中明文确立而已。

马东晓律师指出,在判断商标权属争议案件中,不仅要看商标的基本构成要素,还要看是否在社会中有造成混淆的现象,此类案件目前国际上分为三种原则,分别是:近似原则,以中国、日本为主,以商标构成要素判别为主要证据;混淆原则,以美国为首,以商标构成要素作为判别的因素之一,主要偏重是否造成混淆;折中原则,以欧盟为首,针对同种商品类似商标,不考虑混淆原则;针对不同种商品类似商标,考虑混淆原则,这一原则与TRIPS协议保持了一致性。按照中国商标法的趋势来看,新法更趋同于折中原则。

奇瑞汽车公司与腾讯科技公司“QQ”商标纠纷案审判长达10个月,腾讯公司作为防御性注册在大约45个领域均注册了与QQ有关的商标,导致奇瑞无法注册。最终法院以腾讯作为互联网公司在该领域所积累的名声不涉及汽车领域为由,撤销了腾讯在汽车行业注册的商标,马东晓律师谈到《商标法》中恶意挤占、搭便车属明令禁止。而且新《商标法》第32条即旧《商标法》第31条中的注册商标不得损害他人现有在先权利,现有在先权利由最初的专利权、著作权延伸至姓名权以及商品化权,这一趋势有其争议值得探讨。

Michael Jordan诉乔丹体育股份有限公司“乔丹”姓名权侵权案中,原告律师用大量的证据陈述了乔丹作为篮球员的高知名度以及伟大,来证明被告侵害姓名权给原告带来的损失与伤害。被告的抗辩理由是:乔丹是Michael Jordon的中文翻译,并不是他的姓名。在英汉大字典中翻译有两种,乔丹只是其中一种。而且“乔丹”二字无法和本人建立唯一直接的联系,不具有排他性。只有“乔丹”与篮球叠加才能与原告本人建立唯一联系,中国人的名字中姓乔名丹的就有4000多个。马东晓律师指出,Michael Jordan如果要维权,也应该先去商标局请求撤销,否则乔丹作为商标已使用长达十多年,根据新《商标法》第45条,五年期限,有争议的商标变成不可争议商标允许使用。

每一个案例背后都蕴含大量的基础法律知识,在案例的发展动态中也会使当前法律所呈现的问题得以显露,马东晓以讲故事的形式,深度解读了《商标法》中的核心要义以及在法律事务中应该如何运用法条,简单基础的知识互为叠加就能解决复杂多变的实际问题。

在提问环节中,多数同学以职业规划为主题向马东晓律师寻求经验的提供与支撑,马东晓律师鼓励大家把基本的法律知识学好,穷根溯源复杂的问题都是简单问题的重合。知识产权发展存在地域差异,在北京、上海的律师事务所中的知识产权案件要集中得多一些,这并非中国的特例,世界范围内知识产权纠纷都集中在经济发达的地区,在城市内部知识产权部领先的律师事务所则与商标局,知识产权局的距离越近;知识产权案件往往发生在民营企业之间。目前的趋势是商标纠纷往往发生在商标交易转让的过程当中,由于并购现象的逐日频繁。马东晓律师建议大家不要把工作的方向局限在法院方向。对于文科出学习知识产权方向的同学,马东晓律师指正:文科生做知识产权不存在障碍,很多优秀的专利律师都不是理工科出身,因为做诉讼律师不存在学科的限制,只有涉及专利写作、专利评审方面的工作才会有学科限制。

理论与实务相结合,马东晓律师为我院学子带来一场精彩的讲座。最后,在同学们热烈的掌声中,此次卓越法律人讲堂圆满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