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秘密纠纷民事案件司法解释(征求意见稿)》修改建议研讨会顺利举行

作者:       发布于:2020-07-21 20:20:21       浏览次数:

2020年7月18日下午,由华中科技大学法学院主办的《商业秘密纠纷民事案件司法解释(征求意见稿)》修改建议研讨会顺利举行。本次研讨会采用了线下会场和云端会场相结合的形式,特邀请上海交大凯原法学院院长孔祥俊教授、华东政法大学知识产权学院院长黄武双教授、中国社科院知识产权中心张玉瑞研究员、北京中关村知识产权研究院院长马一德教授、同济大学上海国际知识产权学院刘晓海教授、清华大学法学院知识产权法研究中心崔国斌教授、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宋健委员、北京高级人民法院知识产权审判庭陶钧审判长、北京市金杜律师事务所张学军顾问、北京市金诚同达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李德成律师、华为技术有限公司法务部张仲卿总监等众多商业秘密保护研究与实践领域的专家齐聚一堂,围绕会议主旨进行主题发言,会议现场更有来自武汉工程大学文法学院金明浩教授、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知识产权审判庭赵千喜法官、北京中伦(武汉)律师事务所合作人何丹律师、田扬帆律师、华中科技大学法学院汪习根院长、郑友德教授、熊琦教授、李薇薇副教授、范长军讲师等参与互动讨论,会议通过网络平台同步直播,更吸引到来自学术、司法、产业界以及法学院学子等百余人参与此次会议。

本次会议由华中科技大学法学院郑友德教授主持,首先由法学院院长汪习根教授致辞,代表学院对与会的嘉宾表示欢迎,感谢各位专家学者对法学院工作的长期关心和支持,就华中科技大学法学院的概况作了简要介绍,预祝此时具有高度现实意义的研讨会能够取得圆满成功。

此次会议主要就2020年6月15日最高人民法院发布的《关于审理侵犯商业秘密纠纷民事案件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征求意见稿》)进行讨论。研讨会依次由各位嘉宾就《征求意见稿》进行发言并讨论。

孔祥俊教授认为《征求意见稿》恰逢其时,但也需要审时度势,不宜仓促出台,他指出该稿在逻辑结构和具体条文内容上还可以进行完善:首先,此次司法解释要发挥凝聚共识的作用,把已经认可的标准、概念、理念、原则等写进去,立法体例应符合惯例,重点问题应集中顺次规定,体现出相应的承继性,有利于法律标准的延续与统一。其次,要强化问题意识,以解决实际问题为出发点,解决现实可操作性的难题。如防止在诉讼中的二次泄密,技术鉴定规程、举证责任分配等。再次,此次《征求意见稿》可以通过具体程序规则、操作规程的设计来弥补《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三十二条规定的不足,明确法律适用标准和界限。随后,赵千喜法官互动回应孔教授的观点,认为《征求意见稿》应更强调可操作性以及内部逻辑的严谨性,同时补充了法官审判实践中商业秘密证据质证等实务问题。金明浩教授则希望在司法解释中增设防止审判过程中二次泄密的具体措施。

黄武双教授对《征求意见稿》进行了详尽的分析,认为没有针对商业秘密所涉及的各方面关键问题进行有逻辑性的解释,有所疏漏,应按照条文本身的逻辑顺序进行梳理。然后逐条提出具体的修改建议,如《征求意见稿》第八条,权利人应提交证据证明其拥有商业秘密,而不是仅仅证明其对所主张的商业秘密采取了相应的保密措施;第二款应将自主研发、反向工程和受让、许可、承继分别以不侵权的抗辩和其他来源的抗辩分开列举。被诉侵权人证明权利人请求保护的信息不属于商业秘密或者不存在侵害商业秘密行为的,人民法院应当主动解除行为保全措施等。

张玉瑞研究员则首先表示修法进程加快,本《征求意见稿》反映了知识产权审判及商业秘密案件审判的进步和发展,还是令人欣喜的。他仍秉持一直以来在商业秘密保护研究中的观点,重点针对“所属领域”的认定、商业秘密的表述、保密措施的阐明等问题进行了分析,尤其是要商业秘密的定义阐释中应明确认定产品销售是否构成商业秘密侵权,这具有极大的实践意义,或可类比方法专利侵权认定中的标准变化过程予以确认。

马一德教授认为《征求意见稿》中的部分内容较为模糊,在实践中不易操作,应当予以明确。且《征求意见稿》中给被诉侵权人准备抗辩的时间过短,建议权利人尽早明确所主张的商业秘密的具体内容,应与商标侵权、专利侵权等民事案件的规定类同。对于举证责任转移的规定不够确定,比《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三十二条更为模糊,而且《征求意见稿》与最高人民法院《全国民事审判工作会议纪要》第130条存在不一致的情形,可能导致审判实践中对权利人保护不力。

刘晓海教授对照《中美经贸协议(2020)》文本对《征求意见稿》进行了分析,提出相关规定可参考TRIPS协议和美国《商业秘密保护法案》具体内容,对商业秘密构成要件的认定应尽量与国际通行标准保持一致,对于“不为公众所知悉”的认定、相应的保密措施的界定,在没有约定保密义务的时候如何确定保密义务,非重大过失是否构成侵权或承担侵权责任等问题也需要进一步的明晰,避免因规定模糊而导致司法适用困难。

崔国斌教授以商业秘密侵权诉讼中的证明责任分配为题,从秘密性的证明责任和不当行为的证明责任之分配所涉条文内容进行重点分析,认为《征求意见稿》对此问题并未解释清楚;对照已有司法解释和司法判例,认为还是应当秉持“谁主张谁举证”的原则,避免误读美国法上“举证责任转移”的表述,以《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三十二条规定为基础提出秘密性和不当获取的证明思路和具体判定标准或考量因素。

宋健委员从商业秘密保护重要性的角度入手,认为司法解释应当回应需求、解决问题,如商业秘密保护难、举证难、损害赔偿计算等。提出司法解释应确定先实体、后程序的逻辑结构顺序,继承现有成熟规定,吸收司法审判成功经验,对《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三十二条的落实进行明确而细致的规定。针对秘密点的确定、举证责任转移、侵权责任豁免、民刑交叉等重要问题结合多年司法审判经验进行深入而细致地分析,提出严谨而务实的修改建议。

陶钧审判长首先阐释《征求意见稿》作为司法解释的定位问题,其次立足于北京高院商业秘密案件审判实践,对于秘密性以及保密性如何举证、如何完善以及举证责任的分配等问题进行分析,明确司法解释的目的是通过细化的规定引导当事人如何正确起诉和有效举证。针对《征求意见稿》的体系结构,认为应当将程序问题提前,实体性问题居中,对于实践中的重难点问题作出明确的规定。

张学军顾问则首先聚焦民刑交叉问题,认为《征求意见稿》第十七条的规定在实践中会遭遇适用困境,第十八条规定导向正确,但应与民事诉讼法现行规定保持一致。然后提出一系列有针对性的观点,整理、加工后形成的信息是否构成商业机密不能一概而论,而应考量权利人的实际投入;“秘点”的表述在司法实践中容易产生歧义,并不等同于技术方案,应以整体考量为宜。对于实践中比较特殊、仅具有一次性价值的内容也应当认可其构成商业秘密而保护其商业价值。总体上,应采取定性宜严、定量宜宽的原则。

李德成律师则从律师办案视角提出一些不同观点,如第十七条的但书除外条款,认为还是很有必要的,而针对侵权责任能否要延续到侵权产品的销毁,立法上尚未明确规定,司法解释不宜超越立法内容,再如,争议颇大的《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三十二条,不必急于在司法解释中予以明晰,不妨继续在司法审判实践中积累经验。同时,他针对商业秘密诉讼中的痛点问题提出明确而具体的意见,如员工在职期间合法获取的商业秘密在离职时带走相关载体,建议将此情形明确规定为“以不正当手段获取权利人的商业秘密”等。

张仲卿总监则从企业实际需求的角度阐述对商业秘密的态度,实践中企业倾向于通过刑事手段来维权,可以有效应对举证难、诉讼难、索赔难等症结问题。进一步提出商业秘密是一个整体,一般不能适用比例原则的观点,同时在商业秘密诉讼中适用惩罚性损害赔偿,企业需求迫切。

最后,郑友德教授作对《征求意见稿》的逻辑结构和具体条文内容的修改提出了建设性的意见,首先应按照一定的逻辑主线进行梳理,涵盖反法中有关商业秘密规定的定义条款、商业秘密构成要件、商业秘密侵害行为的界定、豁免条款、司法审判的实体性和程序性规定等几大部分。同时指出《征求意见稿》具有一定的前瞻性,但在部分问题上的超前考虑存在一定的疏漏,如将算法、数据等纳入保护范围的合理性、引入吹哨人(告密者保护)条款等可能欠妥。最后,他认为我国商业秘密司法解释的修改应当立足于具体国情,根据商业秘密整体保护水平、认知水平、意识水平来确定,中美经贸协议是否要全部落实尚待考量,至少此次司法解释应有所保留,不宜全盘纳入。

至此,《商业秘密纠纷民事案件司法解释(征求意见稿)》 修改建议研讨会历时近五小时,十余位专家学者各抒己见,分别提出有建设性的观点意见,为提高我国商业秘密司法保护能力建言献策,郑友德教授代表法学院致闭幕词,感谢与会嘉宾和线上观众的鼎力支持和热情参与,会议取得圆满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