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华大学法学院高其才教授教授做客法学院

作者:韦星鸿       发布于:2018-06-22 10:57:37       浏览次数:

2018年6月20日晚,中国法学会法理学研究会常务理事中国法学会农业与农村法制研究会副会长中国农业经济法研究会副会长中国人类学民族学研究会法律人类学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清华大学法学院博士生导师高其才教授做客法学院,并东四楼105会议室做主题为“从生活出发理解法”的学术讲座。院科研与外事办主任汤俊芳及法理学教研室何士青老师,李蕾老师,郭亮老师滕锐老师参加讲座,部分法学院学子到场聆听讲座由华中科技大学法学院副院长熊琦教授主持。



首先,由副院长熊琦教授致欢迎辞辞。而后,高其才教授的讲座自中国现代法治社会建设的动力和基础何在”这一发人深思的问题展开论述。建设法治中国,法治社会逐渐步入了深水区,只有寻着基础,找到动力,才能让法治中国真正实现,并不断拓展新境界。开篇之后,高教授便以宪法为引,指出中国的法治建设必基于宪法——根本大法。

随后,高教授开始讲解讲座第一部分内容——生活与法的原生,在这一部分,高教授先列出了合同法中关于借贷的条文,并分析到这些条文似乎规定了向金融机构贷款,但似乎对日常生活中常见的借款现象没作具体规定。于是高教授便以他在调研时接触的案例向同学们介绍了不一样的合同现象。有广西金秀的农民以草标表示物权,水权;有西北县城里在袖筒中进行的讨价还价;还有浙江宁波,慈溪一带同乡之间互助的会贴。从浙江慈溪结婚时礼仪规范,到清真教徒的斋月安排,到村公社的自我管理选举再到瑶族舞鸡,这些真真实实存在于现在生活中却鲜为外人知晓的规范,就这样原汁原味的呈现在我们面前,正如高教授说,真不得不让人赞叹人民的智慧无穷。法的原生即是生活。



在第二部分生活与法的施行中,高教授以丰富的案例向我们展示了生活中法施行的状况。从现在看来颇具喜感的“一人超生,全村结扎”等计划生育宣传标语中,我们看到了现行法律中早已废除的株连制的影子;从一对离婚诉讼焦点在于争一个马桶中,我们看到了理解当地传统风俗观念对于解决纠纷的重要性;从被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倒苦水的死缓案件中,我们看到了也有司法解决不了的问题,甚至只能“花钱买平安”。但这就是中国法治社会的一个缩影,在官有正条,民有私约的二元体系下,如何使两者自洽互补,是一个值得认真探讨的问题。

在第三部分生活与法的变革中,高教授同样以一个个生动鲜活的案例向我们讲述生活中民俗的变革与法变革的关系。那关于彩礼的自愿书,那随着高楼渐起,由开窗引起的的隐私案,还有那“借”鬼神,巧妙解决的借款案,表明了随生活变迁而来的案例的新颖化,要求法律与时俱进的变革以适应生活需要。



在总结时,高教授说造法者有四,一是立法者造法,二是学者造法,三是法官造法,四是民众造法。而因为社会生活的具体性,复杂性,新颖性,就必然要求法律最终要回归生活,法发展的重心在于社会本身。最后,高教授回答了一开始提出的问题,即中国现代法治社会建设的基础在本土规范,动力在民众,核心在生活。我们需要认识在具体情境(社会的特定时空状态)与法的关系,思考广大民众在法的生长(造法,释法,变法)中的价值。大美在野,礼失求诸野。高教授如是说。

最后,熊琦老师,何士青老师李蕾老师,郭亮老师分别就高教授的讲座做了精彩点评,各位老师还相互探讨了几个问题。讲座和探讨气氛热烈,大家意犹未尽。与会师生与高教授合影留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