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秉正教授:台湾地区长期照护立法问题

作者:       发布于:2019-12-04 13:28:00       浏览次数:

11月12日下午,台湾国防大学法律系教授钟秉正受邀到我院开展以台湾长照法令与规范为主题的讲座。本次讲座由经济法教研室主任汪敏老师主持,华中科技大学社会学院郭林教授受邀与谈,法学院和社会学院部分学生参与了讨论。


钟秉正教授从德国特里尔大学获法学博士学位,是台北大学、东吴大学法律系兼职教授、台湾社会法暨社会政策学会理事。从长期照护法制的兴起说起,照护需求是指因先天或后天因素致身体上或心智上健康功能受限制,而造成日常生活事务之一部或全部需要他人协助,且持续存在至少六个月者。照护服务的范围包括四种:1.身体卫生 2.饮食协助3.行动协助4.家务协助。长期照护可以界定为:身心失能持续已达或预期达六个月以上者,依其个人或其照顾者之需要,所提供之生活支持、协助、社会参与、照顾及相关之医护服务。从法律体系而言,作为社会法之一环的长照法制, 其核心是《长期照护保险法》和《长期照护服务法》,调整范畴存在交叉的包括《老人福利法》、《身心障碍者权益保护法》、《儿童及少年福利法》以及《护理人员法》、《精神卫生法》等。


秉正教授介绍了我国台湾地区从1998年起推动的长照相关计划。依据《老人福利法》制定的“长照十年计划”存在各县市服务资源差异较大、照护服务人力留任不易、经费来源受限、补助对象受限等问题。目前实施的“长照十年计划2.0”则在支付制度和方式、服务内容及频率、交通接送等方面增加了服务弹性。 但是长照2.0在筹集上依赖税收,收入不稳定且额度不足。秉正教授认为从经济安全考量,保费制相较于税收制具有明显优势。因为社会保险具有强制纳保、差别收费、保险给付、达到风险分摊和损失补偿的作用。并且,社会保险具有财务自主的优点,不需要与税收紧密相连。因此未来还是应当建立长照保险制度,长照保险将与目前已有的疾病保险、失业保险、 意外保险及年金共同构成台湾社会保险的五大支柱。


秉正教授对台湾长照面临的机构属性分歧、机构设立标准整合、长照人力培育等问题进行了分析,并借鉴德国长照专业人力培养以及长照服务等相关制度,指出台湾长照人员供给的影响因素,同时指出,《长照服务法》作为整合机构管制的依据,未实施就先修正。长照人员培训涉及多方权限,推动较迟。且证照门槛过低,就业条件无法吸引足够人力。


与谈人郭林教授曾在德国慕尼黑大学从事福利政治学博士后研究工作,是中国社会保障学会青年委员会委员。郭林教授认为我国大陆地区的老年照护需求与台湾地区存在共性,并对我国养老服务制度存在的问题进行了总结:


第一,综合养老服务体系已初具雏形,但资源供给总量不足与结构失衡并存。一方面资源供给无法满足失能老人的社会养老服务需求,社会闲置资源并未充分用于养老服务业的发展。与台湾地区类似的困境是养老护理人员缺口较大,从而桎梏了养老服务质量。另一方面,养老服务公共资源在机构养老服务与社区居家养老服务之间分布失衡,公办养老机构“一床难求”与民办养老机构“高空床率”并存。


第二,社会力量参与养老服务体系的现实效果差强人意,大部分地区对民间资本参与养老服务体系建设的公共政策支持力度不够,甚至有些地区没有兑现政策承诺的支持,损害了政府在养老服务发展中的公信力,同时业打击了民间资本参与养老服务体系建设的积极性。


第三,医养结合养老服务出现整合结构错位,养老机构与医疗机构的合作多流于形式。


第四,缺乏对老年人整体需求和需求结构评估的精准工具,且与老年人密切相关的临终关怀和殡葬服务尚未明确系统地纳入养老服务整合发展思路。


第五,对西方经验的借鉴出现本土不适应,“时间银行”等机制与中国国情融合不够。


郭林教授提出精细发展思路,构建分层分类的养老服务体系,有效推进整合性医养结合养老服务的发展,建立符合国情的长期护理保险制度,循序渐进壮大养老服务人才队伍,在持续满足国民养老服务需要的同时,让老龄产业逐渐成为中国经济的主要增长点之一。


在提问环节,钟老师与在场同学进行了互动交流,进一步探讨了当代长期照护的制度问题,从保费制还是税费制到立法的完善,钟老师依次进行了解答。武汉大学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博士后赵青问道:“台湾地区在制度设计的时候,一开始想做成社会保险,到了16年之后,做成了税收的形式,可能是有政治性的因素在里面,但是从全球来看,长期照护有各种类型,像英国是作为社会救助的一部分,荷兰干脆做成了商业保险再加上兜底性的救助。那么对于台湾,我想了解一个背景性的知识,失能老人大概占全部老人的比例大概是有的多少?这个问题的严重性到底到了什么程度,能够使得台湾想要建立一个社会保险型的长照制度来解决这个问题?”秉正教授答:“ 因为台湾有全民健保,以全民健保作为基础支撑,长照才可以往上放,再加上普遍的年金化已经到位了,老年人要有钱才可以接受到长期照护。所以我觉得台湾已经到了可以进阶的时候。尤其是人民已经很习惯通过社会保险来解决医疗的问题,那么再快点的话,就是长照保险,也就是社会学上的“路径依赖”。如果,可以增加税收,那也没问题,但是目前的政治形态决定了不可能增加税收。所以我比较赞成走社会保险,可持续发展。我没有确切的失能老人的占比数据。目前,由于人口基数小,台湾最近十年的生育率持续下降,台湾的老龄化比较严重。再加上经济发展缓慢,薪资停滞不前,年轻人不愿意生育,所以需要政府来帮他解决一些问题。”


本次讲座由华中科技大学法学院主办,中国劳动和社会保障科学研究院武汉科研实践基地承办。劳科院武汉科研实践基地为中国劳动和社会保障科学研究院与华中科技大学共建,到目前为止已在劳动合同法实施效果评估、集体协商案例调研、根治欠薪、劳动关系公共服务、劳动争议类案裁判等项目上取得了阶段性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