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华中大法律网 >> 综合信息网 >> 学生副刊 >> 正文: 周峰:关于“马彩云法官被杀”的几点看法
【字体:|】 【加入收藏】 【打印此文】 【关闭窗口
关于“马彩云法官被杀”的几点法律看法
作者:周峰    文章来源:华中大法律网    点击数:8202    更新时间:2016-3-3

    一、事件经过

    2016年2月26日这一天一个消息犹如一颗炸弹一样扔进法律界,引起无穷涟漪。北京市昌平区法院法官马彩云遭到枪杀身亡,无数法律界的同道之士无不为这起悲剧深感哀痛并对凶手表示强烈谴责。但是在伤痛之余秉持一个法律人的素养,我们都应该冷静的对这起事件作一个客观的分析,防止此类悲剧的再度发生。

    二、事件可能产生的影响

    第一,作为一名居中裁判者的法官被当事人所杀害,可以说对以后的司法审判产生了一个很大的负面示范效应。法官承担着定纷止争的责任,这决定了对于案件的纠纷必须断出一个公正的判决,而客观事实就是一个公正的判决不可能令各方都满意,如果不满的一方不能正确认清权利义务,将不利的结果归于他人,那么很可能因为当事人偏执极端的性格而不可避免地对法官产生怨恨,如果这些日积月累的负面情绪一旦爆发,那么“马彩云法官事件”就会起到一个“指引”作用,甚至激发更多的伤害事件。

    第二,在当今法治不足的环境里,人们对于法律的信仰本是岌岌可危,此次事件更加撕裂了那脆弱的信任,这无疑是对中国法治的一次沉重打击,也在当事人和法官之间造成了一道互不信任的裂痕,当当事人对法官的公正持有不信任的情况之时,那么为了诉求自身的利益,杀害、伤害、贿赂、威胁、恐吓等手段就可能被当事人所用,那么本就如惊弓之鸟的法官还能保持公正独立的精神吗?没有公正精神的的判决结果又是否能令另一方信服呢?答案肯定是不可能的,那此时是否又加剧了另一方当事人的不信任,伤害事件可能又因此陷入一个无限循环的死结,给本就是战战兢兢、如履薄冰的法官队伍雪上加霜,造成法官队伍的流失。

    第三,据不完全统计,过去五年,已经有20多起当事人因不满法官裁判,杀害、伤害、报复法官的恶性事件相继被媒体报道。就在去年,湖北四名法官遭到当事人伤害事件仍历历在目。当社会恶性事件趋近无法控制之时,这时为了稳定秩序的需要,必然引起公权力的强势介入,公权力的扩张必然导致私权利范围的缩小,那么本就不多的公民自由将再次遭到侵犯。

    三、发生安全事件可能的原因

    法官伤害事件接二连三,又是什么样的原因酿成当事人这样极端的行为呢?

    第一,在上文提过,即使一份再公正的判决也不可能另各方当事人都满意,由于我国法治氛围和法治土壤的缺乏,公民和法律之间缺乏互动和了解,公民对判决的接受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对于权威的屈服而不是对法律公正的认同,再加上我国当前部分民众对于政府的不信任。当事人对于自己不利的判决就天然地存在怀疑,认为自己遭到不公正的对待。正是这种不信任和怀疑酿成最后极端的结果。

    第二,当事人确实遭到不公正对待,由于在我国的司法审判中存在着一些不规范的因素,如领导的指示,舆论的倾向,下级法院向上级法院的报批指导惯例以及法官自身的法律素养不足等原因确实会造成不公正的判决结果。一些当事人之所以憎恨法官,一个很大原因就是法庭并没有成为当事人权利救济的最后渠道,当法庭都不能成为当事人解决纠纷的最后场所时,人们就会寻求法律之外的解决方法,为了自身利益,甚至不择手段,不计后果,而这时,以前居中裁判的法官就可能成为其中一方当事人拉拢或者怨恨的对象,法官一旦陷入这种不按规范解决的纠纷之中,那么贿赂、威胁、恐吓、伤害也将接踵而来。

    第三,当事人对法律的判决存在理解不足及错误。“以前在法院做咨询时遇到一位老人因为一审判决运用的是《担保法》而自己胜诉,另外一方当事人上诉,二审法院运用《合同法》而判老人败诉。老人到法院来要说法,这位当事人的理由是怎么一会儿用这个法一会儿用那个法,情绪十分激动暴躁,怀疑自己遭受不公正对待”而当时的二审判决书的理由是一审适用法律错误。在我国当前的判决书中,法官主要对事实作简要的说明,然后适用法律得出结论。中间的说理部分并不充分,这样的判决书即使是公正的,但造成的结果依然使当事人不能理解,不能信服。

    四、法官安全保障的制度建设

    此次事件应当给我们一个充分的警醒,即应当构建法官安全保障制度来保护司法工作人员的安全,如果承担宪法和法律使命的法官连最基本的人身安全都得不到保障,又有谁来保护公民的合法权益呢。

    第一,加强法院安保工作的财力人力的投入,同时加强法官的安全防范意识,如加强法官学习如何识别当事人的一些可能突发的危险行为,以及在危险行为发生时如何及时有效的自我保护。

    第二,引入风险评估预防机制,在美国很早以前的司法改革专门针对司法工作人员的安全保障推出了伤害风险评估预防机制,在保障法官的安全方面取得了很大的效果。科学的伤害风险评估机制是根据当事人人过往的表现以及近期法庭的行为,由专门的风险评估部门做出科学的评估,判断他可能为“伤害者”的几率,从而重点防范。

    第三,加强法官和当事人的梳理沟通,首先应当做到对判决书的裁判结果做充分的论证说明,便于当事人对于事实和法律的理解,防止当事人产生错误认识。另外,可以引入一个判决结果解释机制,即在判决结果做出之后,如果当事人申请法院对判决结果做出说明,法官应当对判决进行回应说明。这样就能更好地对疏解当事人的误解和缓解当事人的情绪,也能够更好地把危险在早期阶段解除。

    第四,要保证法官的安全归根结底还在于法治的信仰,公正的审判是法治信仰的土壤和保障,这就要求法院应当充分独立的断案,摒除一切外界干涉,保正司法独立。

    法治尚未成功,我们仍需努力,愿中国法治早日到来。(浅薄之见,望诸君指正)

    (周峰,华中科技大学2015级法律硕士)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人人网
文章录入:王美林    责任编辑:王美林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opyright © 2002-2011 华中大法律网
    中国 武汉 洪山区珞喻路1037号 华中科技大学 东四楼 法学院
    院办:86-27-87543247
    维护:法学院网络服务中心 鄂ICP备08005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