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华中大法律网 >> 综合信息网 >> 卓越法律人讲堂 >> 纪要 >> 正文: 98期:法治评估理论反思与实现路径[张德淼]
【字体:|】 【加入收藏】 【打印此文】 【关闭窗口
中国法治评估的理论反思与实现路径
作者:夏颖    文章来源:华中大法律网    点击数:6437    更新时间:2014-6-20

    6月17日下午,湖北省法理学研究会副会长、中南财经政法大学研究生院副院长、法学院教授张德淼做客“卓越法律人讲堂”,在东四楼204会议室为法学院师生带来一场题为“中国法治评估的理论反思与实现路径”的讲座。讲座由我院法理学教研室曹茂君副教授主持,法理学教研室成凡教授、李蕾副教授以及我院部分研究生参与。

    曹茂君副教授首先代表我院对张德淼教授的到来表示热忱欢迎,并对张德淼教授作简要介绍,随后讲座正式开始。张德淼教授表示曾专门行文对“中国法治评估的理论反思与实现路径”这一主题进行探讨,有从疑难反思的角度出发的,也有基于实现路径的角度的。而本次讲座则想进一步考量法治评估的理想与现实状况。

    张德淼教授首先谈到5月份我国有21个省市开展法治评估,我国已由“定名法治”迈入“量化法治”阶段,即正如霍姆斯所预言的,法治评估开始“需要统计学家的参与”,因此,建立合理的法治评估理论模型与实现路径意义重大。

    张德淼教授接着谈到目前国内外法学专家、学者以及法律实务人员所建立或倡导的法治评估理想模板。从制度层面上看,国外非常著名的法治评估工程“世界正义工程(World Justice Project)”确立了其法治评估的4大基本原则以及16个一级指标,其中核心的评估要素是政府公权力的受约束情况以及人权保障程度。

    而在国内,李步云教授提出了“党要守法”的评估指标,张文显教授提议将“司法职业化程度”纳入评估模板,中国司法系统内部现在已经形成了“司法绩效考评制度”(包含上诉率、调解率、改判率、涉法信访率、办案人员学历状况等指标)。对于该考评制度,张德淼教授指出,由于其指标设置的偏差(重数字轻实质),非但无法科学评估我国目前的法治水平,还给实务人员造成了极大困扰——办案压力明显增大,甚或为了达到指标伪造案卷,知法犯法。

    由此,张德淼教授讲到对合乎中国现况的法治评估实现路径的思考。即除了要区分好法律评估和法治评估这对概念,还要充分吸收价值层面的要素。在此前提下,着重考虑3个问题:1.谁是能坚持公正立场的评估主体;2.如何确立评估指标(指数)以及使用方法;3.如何确保评估数据来源的真实性以及结果的可信性。

    在互动交流环节,成凡教授问及司法文明与法治评估有何关联?张德淼教授答道,司法文明主要针对司法公正与司法制度改革,我们讲法治评估,则主要强调当中国的司法进入量化考核阶段,我们该如何确立量化考核的指标,从而使得考核更加科学化、更具真实性,也使得考核的结果能更加被人们认同。所以,法治评估意在促使整个法治文明程度提升,而司法文明只是其中的一个方面。

    曹茂君副教授谈到,就像医生看病不能光以“绩效考核”加以评判,法治评估指标体系的确立,也应该存在内涵指标与外在指标相结合的问题。

    李蕾副教授接着谈到,她曾阅览过从古至今所有研究法治的经典材料,没有一个衡量法治的统一尺度,只是现在慢慢地在进行硬性评判。2013年国内提出了9项指标,而且每年的指标都在变化,越来越趋于精确客观。她非常认同的一点是,首先要把客观的标准确定下来,即“有限政府”、反腐败等,主观的标准可以再商量;而她感觉评估过程中最难的一点,当属寻找坚持客观中立立场的评估者。

    曹茂君副教授认为,其实法治评估当中应该有一个市场化的机制,经营“正义产品”,关键在于:第一、西方存在一种对个人信用的评估,我国在法治评估的时候是否可以借鉴,即除了评估政府等主体,也把个人纳入进来;第二、法治评估应该如张德淼教授所言,有政府和专家的互动,以江西为例,越是落后的地方,评估的效果越好,因为落后地区的人们权利意识不强,反映出的问题也就越少。所以应该建立一个市场化机制,把专家和政府的评估结果结合起来;第三、评估标准应该分为中央的指导标准和地方的具体标准,以发挥地方的治理特色,满足地方治理习惯。

    一位来自检察院的在职研究生结合讲座内容和工作经验,发表了自己的感受。他说道,目前基层检察院的反贪局为了达到评估要求,不少都成了“村官杀手”。因为立案数的标准为单位人数的18%(且后期还要“判得了”),所以就他们院的情况(单位上百人,反贪立案每年都要求十八件以上)来看,仅八位工作人员的反贪部门压力特别大。另外就当地公安局的情况来讲,为了达到指标,去年公安局进行了一次专项行动,结果就是可抓可不抓的人员都被抓了起来,在当地造成了非常不好的影响。所以结合本次讲座内容,他也一直在思考究竟哪个机构成为评估主体是最合适的。

    在学生提问环节,一位同学问道,1996年世界银行第一次提出法治评估事项,并以评估结果决定投资方向,我国受此启发,现在已经对司法机关、行政部门等进行评估考核,那其他一些承担法律义务的企业、公民等有无成为受评主体的必要呢?张德淼教授回应到,法治评估可以有宏观、微观甚至中观层面,从宏观层面上讲,可能没有办法细化到企业、公民,但是从守法以及权利保护的中微观层面上讲,他们完全可以成为被考核对象。另一位同学提出,家乡的人大代表参政议政能力低下,法治评估中该如何评估他们?张德淼教授答道,这里面存在一个悖论,一方面我们希望基层代表是民选的,所以谁受选民拥戴谁就可以当选,无论学识;另一方面,我们又希望人大代表有很强的能力,能提出好的议案。所以其实问题的关键在于人大代表上位后,我们是否有完善的体制促使他们学习,给他们一定的学习时间提升自己的建言献策能力,当然,基层人大代表的任期长度也可以成为我们设计评估指标时的备选项。

    整场讲座持续了约两个半小时,张德淼教授对于法治评估理想和现实状况的分析深入浅出,让在场同学受益良多。最后,曹茂君副教授代表我院对张德淼教授表示诚挚感谢,讲座至此结束。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人人网
文章录入:夏颖    责任编辑:夏颖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opyright © 2002-2011 华中大法律网
    中国 武汉 洪山区珞喻路1037号 华中科技大学 东四楼 法学院
    院办:86-27-87543247
    维护:法学院网络服务中心 鄂ICP备08005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