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华中大法律网 >> 综合信息网 >> 华中法律书院 >> 纪要 >> 正文: [组]25期:捕后羁押必要性审查适用标准探析
【字体:|】 【加入收藏】 【打印此文】 【关闭窗口
捕后羁押必要性审查适用标准探析
作者:郭明源    文章来源:华中大法律网    点击数:7140    更新时间:2013-12-11

    12月4日晚七点,第25期华中法律书院在204会议室准时开讲。本期书院由来自中国地质大学2011级法学硕士生曹宝鹤担任主讲人,做了题为《捕后羁押必要性审查适用标准探析》的报告。本期书院总评议人王桂芳副教授、华中法律书院(学生版)指导老师饶传平副教授参加了此次讨论。担任此次书院的评议人有:我院2011级法律硕士生武洲乐、2011级法学硕士生陈琛、2012级法学硕士生黄子耘以及来自中国地质大学的2011级法学硕士生谌洁。我院2012级法学硕士生胡飞担任主持人。

    主讲人观点:

    首先,曹宝鹤同学向大家介绍了本篇文章的写作初衷:更好的维护被告人以及犯罪嫌疑人的人权。在刑事诉讼程序中,与拥有巨大权力的司法机关相比,被告人和犯罪嫌疑人处于相对不利的地位。在世界范围内,刑事司法活动中能否有效地保障犯罪嫌疑人的人权,是衡量一个国家的诉讼是否文明、科学以及民主的主要标准之一。近年来,我国政府对犯罪嫌疑人以及被告人的人权保护逐渐加强,并取得了一定的成就。然而,在司法实践中,侵犯犯罪嫌疑人人权的现象时有发生。因此,对我国犯罪嫌疑人的人权保障问题进行一定的思考,是具有现实意义的。

    她认为,我国采取逮捕这种强制措施的目的在于保证刑事诉讼活动的顺利进行。但是在我国实践中,“羁押到底”、“一捕到底”的现象普遍存在,“羁押是常态,变更强制措施是例外”。目前,非羁押强制措施使用率偏低,刑事羁押率居高不下的问题比较普遍,在某种程度上已经偏离了羁押制度设立的立法原则。

    随后,对于细化羁押必要性审查标准的必要性,曹宝鹤同学从三个方面进行了说明:第一,是切实履行国际承诺的迫切需求。我国早在1998年就加入了联合国《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但是一直未履行公约里关于被监禁人员的相关规定。93条的规定,可以说履行了《公约》的承诺。第二,是提升我国人权保护国际形象的迫切需求。我国在逮捕羁押的实践中侵犯人权的现象时有发生,严重降低了我国在人权保护方面的国际形象。第三,是增强未决羁押制度的可操作性,防止相关机关自由裁量权过大的有效手段。最高人民检察院在《关于检查工作中贯彻宽严相济刑事司法政策的若干意见》中就明确指出,逮捕是最严厉的强制措施,要严格把握逮捕条件,慎重使用逮捕措施。羁押审查必要性审查制度恰好填补了这一空白。

    最后,针对羁押审查标准,曹同学从启动主体,审查对象、审查时间以及审查内容四个方面进行了论述。关于启动主体,要确保人民检察院、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及其法定代理人、近亲属或者辩护人以及人民法院能够顺利启动该程序。审查对象原则上应为被逮捕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诸如危害国家安全犯罪、恐怖活动等犯罪分子可做例外。关于羁押审查必要性的时机,侦查阶段应在逮捕后一个月立即启动,在审判阶段随时启动。最后,审查的内容应该严格参照逮捕的必要条件以及法律规定的变更强制措施的条件。

    点评人谌洁观点:

    谌洁同学针对曹宝鹤同学提出的“对重刑犯进行羁押审查是很有必要的”观点,他提出了相反的意见。她认为重刑犯的主观恶性以及客观危害性都很大,犯罪情节特别严重,所以没有必要再对重刑犯进行羁押审查。

    点评人黄子耘观点:

    黄子耘同学首先肯定了曹宝鹤同学论文主题的现实意义。随后,针对论文的整体构架,她认为论文的标题与实际写作的内容不是很契合,文中部分小标题也还需要斟酌。在分析羁押必要性审查制度时,她认为还可以就“审查主体”、“审查方式”以及“审查的结论及救济方式”等方面进行讨论。

    点评人武洲乐观点:

    武洲乐同学认为,谈到羁押审查的问题,建议曹宝鹤同学考虑两个方面的问题。首先,在逮捕以后,针对只判决管制、拘役或者缓刑之类的相对较轻的犯罪嫌疑人,羁押之后如何在法律上对他们进行救济?其次,若被羁押的犯罪嫌疑人有自己的公司,羁押之后其公司财产也会被冻结,如果有人利用这一点恶意导致犯罪嫌疑人的公司不能正常运营,应当如何处理?

    点评人陈琛观点:

    针对曹宝鹤同学所提到的对策建议,陈琛同学认为:根据《刑事诉讼法》第93条的规定,羁押审查的启动主体应该仅为检察院,其余的人应该为申请主体。此外,她又向主讲人提出一个问题:针对检察院的羁押审查由法院来行使的问题,是不是存在着一些弊端?随后,针对羁押审查的时间以及如何更好的实现羁押审查制度等问题,陈琛同学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主讲人曹宝鹤回应:

    曹宝鹤认为,在涉及人身自由这一重大人身权利时,不考虑具体情况,把权利人的权利剥夺是完全不正当的。她认为根据《刑事诉讼法》第93条的规定,审查主体应该就是人民检察院,是很明确的。针对检察院的羁押审查由法院来行使的问题,她认为,由法院来监督人民检察院的羁押问题可能很难实现。至于黄子耘同学提到的增加对“审查的方式”以及“审查之后的救济”的探讨,曹同学也认为是很有必要的。

    指导老师饶传平观点:

    对于文章中提到的1998年加入《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的说法,饶老师讲到我国其实并没有“加入”该公约,只是“签署”了该公约,但一直未实际实行,其原因在于公约的内容与我国现行的许多法律是相冲突的。饶老师巧妙地将本文的主题与宪政制度结合起来分析,认为关注被告人权利制度完善的问题,体现了一个国家对个人基本权利的尊重和保障。饶老师建议主讲人对国内尤其是1949年以后相关法条进行详细的分析,搜集一些实证材料,并对国外羁押审查制度进行一个基本的梳理。只有这样,才能真正发现这个制度到底存在哪些问题,国外有哪些值得我们学习借鉴之处。最后,饶老师认为,本文所用的资料有些陈旧,应该在文章中加入最新的法条以及法理的分析,才能使整篇文章更具有说服力。

    总评议人王桂芳副教授观点:

    王老师认为,弄清楚我国法律规定哪些情形属于“必须”逮捕,哪些属于“可以”逮捕,即首先要说明“法律是什么的问题”,这是整篇文章讨论的前提。因为只有在“可以”逮捕的情形下,才有考虑“必要性”的余地。新《刑事诉讼法》第79条共有3款,对这个问题进行了详细的规定。此外,王老师也认为,这篇文章资料的占有量比较有限,应该要搜集国外这方面成功的资料。王老师指出两大法系国家在司法审查制度中关于对逮捕的控制是非常成熟的,应该在文章中展现出来。同时,要注意到国外的“逮捕”与我国的“逮捕”是不一样的,国外的“逮捕”与“羁押”是两种强制措施。在国外,“逮捕”是一种非常短暂的强制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到案的一种方式。国外的羁押是由法官来控制的,即所谓的司法审查。她认为,国内学者对这一主题的理论研究已经比较充分,所以主讲人应该加大资料占有量。在已有研究的基础上再进行分析研究,才能使整篇文章更具价值。最后,王老师从整篇文章的微观层面,逐字逐句地进行了点评与分析。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人人网
文章录入:郭明源    责任编辑:夏颖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opyright © 2002-2011 华中大法律网
    中国 武汉 洪山区珞喻路1037号 华中科技大学 东四楼 法学院
    院办:86-27-87543247
    维护:法学院网络服务中心 鄂ICP备08005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