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华中大法律网 >> 综合信息网 >> 华中法律书院 >> 纪要 >> 正文: [组]23期:太空开发背景下刑法问题研究
【字体:|】 【加入收藏】 【打印此文】 【关闭窗口
太空开发背景下刑法问题研究
作者:孙苗    文章来源:华中大法律网    点击数:6622    更新时间:2013-11-5

    10月31日晚,华中法律书院第23期在东四楼会议举行,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法学院2011级硕士研究生彭夫做了题为“太空开发背景下刑法问题研究”的报告。本期书院由2011级法学硕士研究生陈琛担任主持,总评议人李杜老师、华中法律书院(学生版)指导老师饶传平副教授作为特邀嘉宾参加本次活动。我院2012级法学博士研究生李卓然、2012级法学硕士研究生谈绪军、2012级法学硕士研究生刘峰、2010级法学本科生郑欣嘉作为点评人参与讨论。

    主讲人观点:

    主讲人从“万户飞天”的典故说起,历数人类在迈向太空过程中一次次的探索:太空探索开发从冷战时期的国家垄断发展到现今出现私人资本参与的趋势,太空旅游就是最典型的例子。接着,主讲人谈到,当科技进入太空,相应的制度也应当随之进入太空,否则混乱就会随之而来。一般而言,在太空活动中个人以国家的名义对外承担责任,但主讲人认为个人在太空活动中同样要承担责任。

    文章第二部分涉及到“太空犯罪”这一概念的提出,主讲人认为,太空探索参与主体的多元化导致了冲突的多元化,刑法应该紧随着国际公法等法律进入太空。他表示,从概念的界定方面看,自己更倾向于将太空犯罪替换为外层空间犯罪。外层空间犯罪完全符合犯罪的要件,但因为其发生在外层空间这样一种高真空、高辐射、极端低温的特殊环境中,对法益的侵害完全不一样,因此有单独抽出来讨论的必要。主讲人提出,犯罪是一种行为,行为决定了犯罪的性质,行为所处的空间对行为本身侵害的法益产生影响,正是由于外层空间环境的特殊性,在实体法层面应当降低其入罪的门槛,将法益的保护提前,即提倡“抽象危险”;在程序法方面应当注重轻惩罚而重预防。

    最后,主讲人谈到了太空犯罪刑事管辖权的问题,并提出了自己对于管辖权不同的理解。刑事法管辖权应当分为实体法管辖权和程序法管辖权两方面,在分析了二者有一定的联系和区别之后,主讲人总结出外层空间犯罪管辖权的冲突应该是实体法意义上的冲突而不是程序法意义上的冲突,并对这种冲突提出了两个解决方法,管辖权的让渡以及管辖权的移转。

    点评人郑欣嘉观点:

    郑欣嘉认为,这篇文章立意新颖、思路清晰。但是有三点看法,第一,这篇文章在有些概念上还没有厘清,如外层空间和外层空间犯罪中到底哪些行为属于本文所要讨论的范畴还不够明晰;第二,对“抽象危险犯”论证得不够充分,而且就主讲人提出的外层空间法的登记和许可制度实践中难以操作;第三,外层空间实体管辖权问题不具有典型性。

    点评人刘峰观点:

    刘峰提出了以下看法。首先文中“任何人不得在外层空间、月球和其他星球主张主权”这种说法存在歧义,没有清楚说明是不得对这三类区域主张主权还是不得在这三类区域上主张主权;其次,抽象危险犯跟降低入罪门槛没有必然关系;再次,仅仅因为外层空间具有特殊性就把它抽出来单独规制不具有典型性;最后,在解决管辖权冲突的问题上让主权国家心甘情愿地让渡管辖权也不具有现实可行性。

    点评人谈绪军观点: 

    谈绪军认为,外层空间犯罪的特殊性就在于它发生在外层空间,但是在刑法里,地点只影响量刑,不影响定罪。地点最重要的意义在于会影响空间效力,也就是管辖权,虽然不同国家的刑法规定不一样,但是肯定会有重叠的部分,所以一些冲突肯定能在这之间得到解决。另一方面,风险社会中刑法的前置化并不一定就导致抽象危险犯的产生。刑法前置化在一定程度上会侵害人们的自由,不仅在社会中而且在外层空间中也要进行一定的区分,符合现有刑法规定的就不用再另外规定罪名。

    点评人李卓然观点:

    李卓然认为,这篇论文前面和后面的内容是有重合和交叉,微观和宏观的概念不够清晰。外层空间犯罪与在地面上犯罪既有共性也有相异性,都应有所提及。题目相对于内容来说偏大,最好限缩一下,否则有碍于逻辑的周延,而且说服力也受到了的限制。

    主讲人彭夫回应:

    首先,他表明这篇文章是节选下来的,原文在结构上先论述了管辖权,后提及太空犯罪。其次,刑法研究的主要是行为,行为在不同的阶段危险性是不同的。但是他想换一个思路,即行为一定,改变的是行为发生的地点,这种情况下刑法对它的评价会不会改变?接着,他对于点评人的看法一一做了回应,承认点评人提出的题目太大确实是需要限缩解释的地方。管辖权规则的效力原则问题治标不治本,而且其排序并不是大家都认同,所以他要绕开排序另外开拓新思路。太空环境的特殊性跟南北极没有质的区别,只是环境更为恶劣。地点对于行为的评价是有影响的,体现在对其是否应当入罪,而不是入罪之后定罪的问题。所以外层空间犯罪不用导入刑法设立专章。

    特邀嘉宾饶传平点评:

    虽然目前太空刑法这个领域不成熟,但是相信其会不断进步不断完善。太空领域其实也是可以按照犯罪构成的体系找出逻辑的,并且很多问题都可以在体系中找到自己的位置。刑法是很周延的,逻辑非常严密,对于现成的犯罪构成体系完全可以把在太空中犯罪这种特殊性通过犯罪构成理论体系一一体现出它的特殊性,如果其足以改变原有的法律关系,就可以做出新的调整,否则传统刑法就足以调整了。

    自由讨论阶段观点:

    由主讲人的主讲想到了关于是否有必要存在民法典的问题。有人提出现有的法律和民法通则可以解决现有的法律问题所以不用制定一部新的民法典,但是有些人同样也提出了“绿色民法典”的概念。一个思想的出台并不是要很功利地去实现某个目的,思维过程也有可取的地方,但是主讲人提出的解决管辖权冲突的方案确实不具有现实可行性。

    总评议人李杜:

    李老师指出,这篇文章题目太过宽泛且与内容有出入,外层环境对犯罪的影响在文章里面并没有特别突出。如果要研究太空开发背景下的刑法问题,应该参考有关外层空间特殊性对于可持续开发问题的法律文件。外层空间犯罪的界定目前看起来合理,但对未来未必适用。它和早期航空活动非常接近,可以参照有关民航犯罪的条约中的规定。考虑到在脱离了确定管辖权的物体之外的犯罪行为这样一种情况,最好将在空间物体里面的属地管辖和在物体外面的的属人管辖和保护管辖两种情况分别论述。在冲突的解决方案上,主讲人提出的方案不具有现实可行性,而且公法性的问题用私法性的原则来解决问题也不是特别合适。

分享到: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人人网
文章录入:孙苗    责任编辑:孙苗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opyright © 2002-2011 华中大法律网
    中国 武汉 洪山区珞喻路1037号 华中科技大学 东四楼 法学院
    院办:86-27-87543247
    维护:法学院网络服务中心 鄂ICP备08005731号